趙白

郭嘉!郭嘉!

冷/圈/自/嗨qwq

戏可逢场灯可尽,空明犹喜一潭星。

且观人间诗酒茶。

发言前请务必检查手机分辨率

鸡总中毒颇深。

© 趙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

(说得像短歌行写完了一样)
伽罗的设定和故事还是延续背景故事和cg《陨落的故乡》
貌似自己的设定与原著偏差并不算夸张。

【all花】透骨寒3

又名:点我看铠  花式撇嘴

过渡章,发存稿。

所以铠现在处在一个很尴尬的境地,大家都各种意义上的忙,他的伙食问题简直微不足道,沉默的高个子剑士盯着棚顶的罅隙看,内心的小剧场却在报菜名,他又俯下身子用手指戳花木兰的下巴,手法像调皮的小男孩儿逗弄婴儿一般熟练。
瘦了一点啊……
还不醒。我饿了。还不醒。我饿了。还不醒……

花木兰刚到长城的岁月,虽经年至今,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老旧玻璃,未敢忘却。混沌的梦并未偏离现实——长城守卫军建立还未多久,她尚且是幺儿,长短剑已经耍得行云流水,故没人把她当做拖后腿的。那时百里兄弟的父亲尚且健在,作为长城守卫军的队长,妻子给他带的加餐从来都是被组员瓜...

【all花】透骨寒

原著向武侠设定。轻松向色△情预定。

爽就对了,别在意bug





从浣月池归来已一旬了,花木兰身上所沾染魔种血液的腥咸味道现几不可闻,浑身上下仿若在药罐子里泡过了似的,脸上狭小的伤口不容她作出除了平静之外的任何表情,她初醒来的时候觉得能见到百里守约,实际上没有,她认得她所处的这间简陋的棚屋,屋顶的罅隙还透着一点天光,辨不出时辰。

长城盛名远扬的狙击手和……同样妇孺皆知的叛徒深入漠地探寻魔种本源,无用的牺牲,差点丢了性命,在长城算是家常便饭。她松松腕子上的绷带,随便一弯,倒抽凉气的痛,她受惯伤,所以平淡地从小桌上端碗凉水喝,手指承不住这劲,还未凑到嘴边就撒了半碗。

长城的水质硬,碗底有一...

《短歌行》无限期拖更……

理由:写了五大张a4纸的手稿丢失。

【知己组】短歌行

安西北庭节度使苏烈x幕府判官伽罗。古代架空,大概是唐朝的故事。

历史时间线参考唐天宝八年至乾元二年。脱离长城的长城守卫军。

历史人物出现,不过换了个名(回子),和李信小朋友互相背锅。用了个典故,但这两个人不是cp!不是cp!不是cp!

还在摸索这种边塞同人怎么写。志在卖情怀。草稿流见谅。

且观人间诗酒茶。


“回子呢?”伽罗身上还带点节度使军帐内熏香的味道,她将兜帽脱下来,那香味如丝如缕、在她雪兔毛领上久久不散,她随手搁了勾上。整个桂堂内只有她和她安插过来的属官,那属官还是一位尚未开个的少年,而桂堂内诸位判官都是被记录在案册的,这就属于明目张胆开后门,按唐律,当罚,...

我真想一耳光呼在遛粉的天美脸上

匿劫_Prowl:

#磕cp的各位可以进来看看#


#我是劝架的不是来撕逼的谢谢。撕逼评论我都会删#

专门等了一天迈过大家都在欢庆铠两周年的日子,现在终于可以客观地捋一捋某几个英雄之间的关系了。只有具体事件不带任何的评价,官方究竟在卖什么药各位自己思考。老生常谈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知道官方到底打算对这几个英雄怎么样。


1. 2016年末~2017年年初 官方确认花木兰与兰陵王的羁绊英雄关系


2. 2017.05.05 花木兰水晶猎龙者皮肤上线


3. 2017.06月底 兰陵王暗影狩猎者皮肤上线,官宣为“与水晶猎龙者为情侣皮肤”...


『划重点』
国色天香!考试要考的!

注:

《短歌行》是《青子衿》第二部《破军》的变式噢。


第三部《参商》写得太短了,我还在想怎么加剧情。

凉州武人x吏部侍郎

阐述:


在《青子衿》里面,除了一夜愁白头的少卿阁下,其他人都是标准的墨招子黑头发噢。


少卿阁下既没有守住自己的妻子和孩子,也没有留住弟弟,还与自己发誓追随的人有一段时间的三观不合。

从凉州府跑出来就白了。

1 / 18